联文网 诗词鉴赏 艾青的现代诗歌(大全)

艾青的现代诗歌(大全)

艾青的现代诗歌

一、大堰河--我的保姆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庄的名字,

她是童养媳,

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我是地主的儿子;

也是吃了大堰河的奶而长大了的大堰河的儿子。

大堰河以养育我而养育她的家,

而我,是吃了你的奶而被养育了的,

大堰河啊,我的保姆。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的被雪压着的草盖的坟墓,

你的关闭了的故居檐头的枯死的瓦菲,

你的被典押了的一丈平方的园地,你的门前的长了青苔的石椅,

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怀里,抚摸我在你搭好了灶火之后,

在你拍去了围裙上的炭灰之后,

在你尝到饭已煮熟了之后,

在你把乌黑的酱碗放到乌黑的桌子上之后,

在你补好了儿子们的为山腰的荆棘扯破的衣服之后,

在你把小儿被柴刀砍伤了的手包好之后,

在你把夫儿们的衬衣上的虱子一颗颗地掐死之后,

在你拿起了今天的第一颗鸡蛋之后,

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怀里,抚摸我。

我是地主的儿子,

在我吃光了你大堰河的奶之后,

我被生我的父母领回到自己的家里。

啊,大堰河,你为什么要哭?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

我摸着红漆雕花的家具,

我摸着父母的睡床上金色的花纹,

我呆呆地看着檐头的我不认得的"天伦叙乐"的匾,

我摸着新换上的衣服的丝的和贝壳的纽扣,

我看着母亲怀里的不熟悉的妹妹,

我坐着油漆过的安了火钵的炕凳,

我吃着碾了三番的白米的饭,

但,我是这股扭呢不安!

因为

我做了生我的父母家里的新客了。

大堰河,为了生活,

在她流尽了她的乳液之后,

她就开始拥抱过我的两臂劳动了;

她含着笑,洗着我们的衣服,

她含着笑,提着菜篮到村边的结冰的池塘去,

她含着笑,切着冰屑悉索的萝卜,她含着笑,用手掏着猪吃的麦糟,她含着笑,扇着敷肉的炉子的火,她含着笑,背了团箕到广场上去

晒好那些大豆和小麦,

大堰河,为了生活,

在她流尽了她的乳液之后,

她就用抱过我的两臂,劳动了。

大堰河,深爱着她的乳儿;

在年节里,

为了他,

忙着切那冬米的糖,

为了他,

常悄悄地走到村边的她的家里去,

为了他,

走到她的身边叫一声"妈",

大堰河,把他画的大红大绿的关云长贴在灶边的墙上,

大堰河,曾对她的邻居夸口赞美她的乳儿;

大堰河曾做了一个不能对人说的梦;

在梦里,她吃着她的乳儿的婚酒,

坐在辉煌的结彩的堂上,

而她的娇美的媳妇亲切地叫她"婆婆"

大堰河,深爱她的乳儿!

大堰河,在她的梦没有做醒的时候已死了。

她死时,乳儿不在她的旁侧,

她死时,平时打骂她的丈夫也为她流泪,

五个儿子,个个哭得很悲,

她死时,轻轻地呼着她的乳儿的名字,

大堰河,已死了,

她死时,乳儿不在她的旁侧。

大堰河,含泪地去了!

同着四十几年的人世生活的凌侮,同着数不尽的奴隶的凄苦,

同着四块钱的棺材和几束稻草,

同着几尺长方的埋棺材的土地,

同着一手把的纸钱的灰,

大堰河,她含泪的去了。

这是大堰河所不知道的:

她的醉酒的丈夫已死去,

大儿做了土匪,

第二个死在炮火的烟里,

第三,第四,第五

在师傅和地主的叱骂声里过着日子。

而我,我是在写着给予这不公道的世界的咒语。

当我经了长长的漂泊回到故土时,

在山腰里,田野上,

兄弟们碰见时,是比六七年前更要亲密!

这,这是为你,静静的睡着的大堰河

所不知道的啊!

大堰河,今天,你的乳儿是在狱里,

写着一首呈给你的赞美诗,

呈给你黄土下紫色的灵魂,

呈给你拥抱过我的直伸着的手,

呈给你吻过我的唇,

呈给你泥黑的温柔的脸颜,

呈给你养育了我的乳房,

呈给你的儿子们,我的兄弟们,

呈给大地上一切的,

我的大堰河般的保姆和她们的儿子,

呈给爱我如爱她自己的儿子般的大堰河。

大堰河,

我是吃了你的奶而长大了的

你的儿子,

我敬你

爱你!

一九三三年一月十四日

二、雪朝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

风,

像一个太悲哀了的老妇,

紧紧地跟随着

伸出寒冷的指爪

拉扯着行人的衣襟,

用着象土地一样古老的话

一刻也不停地絮聒着……

那从林间出现的,

赶着马车的

你中国的农夫

戴着皮帽

冒着大雪

你要到哪儿去呢?

告诉你

我也是农人的后代﹣-

由于你们的

刻满了痛苦的皱纹的脸我能如此深深地

知道了

生活在草原上的人们的

岁月的艰辛。

而我

也并不比你们快乐啊

-﹣躺在时间的河流上

苦难的浪涛

曾经几次把我吞没而又卷起﹣-

流浪与监禁

已失去了我的青春的

最可贵的日子,

我的生命

也像你们的生命

一样的憔悴呀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

沿着雪夜的河流,

一盏小油灯在徐缓地移行,

那破烂的乌篷船里

映着灯光,垂着头

坐着的是谁呀?

-﹣啊,你

蓬发垢面的少妇,

是不是

你的家

-﹣那幸福与温暖的巢穴﹣-

已被暴戾的敌人

烧毁了么?

是不是

也象这样的夜间,

失去了男人的保护,

在死亡的恐怖里

你已经受尽敌人刺刀的戏弄?

咳,就在如此寒冷的今夜,

无数的

我们的年老的母亲,

都蜷伏在不是自己的家里,

就像异邦人

不知明天的车轮

要滚上怎样的路程……

-﹣而且

中国的路

是如此的崎岖

是如此的泥泞呀。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

透过雪夜的草原

那些被烽火所啮啃着的地域,

无数的,土地的垦殖者

失去了他们所饲养的家畜

失去了他们肥沃的田地拥挤在

生活的绝望的污巷里:

饥馑的大地

朝向阴暗的天

伸出乞援的

颤抖着的两臂。

中国的苦痛与灾难

象这雪夜一样广阔而又漫长呀!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

中国,

我的在没有灯光的晚上

所写的无力的诗句

能给你些许的温暖么?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二八日,夜间

艾青(1910--),原名蒋海澄。生在浙江省金华县畈田蒋村的一个地主家庭。自幼被寄养在一个贫苦农妇家中,五岁时回到父母家中。一九二八年初中毕业,考入国立西湖艺术院绘画系。次年春,赴法国巴黎习画,同时接触了俄罗斯批判现实主义的小说,苏维埃十月革命的小说、诗歌及欧洲现代诗歌。凡尔哈仑、惠特曼、马雅可夫斯基、兰波都对他产生过重要影响。他在巴黎度过了"精神上自由,物质上贫困的三年"后,于一九三二年回国,五月到达上海,加入中国左翼美术家联盟,同时组织春地画会。七月,被法国巡警逮捕入狱,原因是从事进步美术活动。在狱中,因条件所限,放弃绘画而写诗。一九三三年,用笔名"艾青"在《春光》杂志上发表了《大堰河﹣﹣我的保姆》一诗,轰动了诗坛。一九三五年十月出狱,留居上海继续写作。出版了诗集《大堰河》(1939年,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收录了在狱中及早期的诗作。抗日战争爆发后,赴武汉、临汾,又转西安,再回武汉,去桂林,在《广西日报》任编辑一年。后至重庆任育才学校文学系主任。

抗战生活,为他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素材和坚实的生活基础。他这时期的诗作最多,风格也更趋成熟,以铺陈手法,口语化的语言,鲜明的形象,内在的节奏,表现了诗的意境和深刻的思想,具有巨大的艺术魅力。长诗《向太阳》和《火把》就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其间出版的诗集有:《他死在第二次》、《旷野》、《北方》等。在重庆,因受国民党特务监视,接受周恩来的建议和资助,于一九四一年奔赴延安。十一月当选为陕甘宁边区参议会参议员。一九四二年五月,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后到鲁迅文学艺术学院任教,兼《诗刊》主编。延安文艺座谈会后,他的诗风有明显变化,一些作品尝试用民歌体,语言流畅、亲切。这时期出版的诗集有:《愿春天早点来》(1944年,桂林诗艺社)、《献给乡村的诗》(1945年,昆明北门出版社)、《反法西斯》(1946年,上海读书出版社)、《舵手颂》(1948年,香港海洋书局)、《黎明的通知》(1948年,上海文化供应社)等。

抗战胜利后,率鲁艺华北文艺工作团到张家口,任华北联合大学文艺学院副院长,华北大学第三部副主任。北京解放后,参加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中央美术学院。出版的作品有:《欢呼集》(1950年,新华书店)、《宝石的红星》(195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黑鳗》(1957年,作家出版社)、《春天》(195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新文艺论集》(1950年,上海群益出版社)、《新诗论》(1952年,北京天下出版社)等。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中,被错划为右派。在王震将军保护下,一九五八年到东北北大荒落户,后又到新疆,经历了近二十年的坎坷生活。一九七八年得到平反,四月,在上海《文汇报》上发表了他复出后的第一首诗《红旗》,继而又在各报刊上发表了长诗《在浪尖上》、《光的赞歌》等一大批新作。

正如诗人自己说的:"在汽笛的长鸣中,我的生命开始了新的航程。"诗人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笔会中心副会长,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一九七九年以来出版的主要作品有:诗集《艾青诗选》、《艾青叙事诗选》、《归来的歌》(1983年获中国作协第一届全国优秀新诗一等奖)、《彩色的诗》、《抒情诗一百首》、《雪莲》、《艾青短诗选》等,论文集《诗论》、《艾青谈诗》,长篇小说《绿洲笔记》。

诗人曾先后访问了西德、奥地利、意大利、法国、南斯拉夫、美国、日本、新加坡等国家,其著作被译成几十种文字。一九八五年三月,获法国文化艺术最高勋章。《大堰河﹣﹣我的保姆》是艾青成名之作。要欣赏这首诗,必须知道诗的写作背景和大堰河的情况。艾青出生时,是难产的。他父亲认为这是不祥之兆,便找算命先生测八字。算命先生说:"这个孩子是克父母的。"于是,艾青的父亲一方面不准许他称父母为"爸爸"、"妈妈",只能叫"叔叔"、"婶婶",另一方面又把他寄养在农民家里。抚养艾青的是一位家境贫寒的农妇大堰河。艾青一岁至五岁的孩提岁月,都是在大堰河家度过的。从诗的第三节,我们可以看出,大堰河十分疼爱自己的乳儿。大堰河的几个孩子,和艾青就象亲兄弟一样,泥里爬,土里滚。

大堰河不仅用甘甜的乳汁哺育了艾青的成长,而且她那纯朴、善良、勤劳的品性和劳动农民的情感与美德,都在艾青幼小的心田上留下深刻的烙印。艾青常说,他在地主家庭里感受的只是"歧视与冷漠","只有在大堰河家里,我才感到温暖,得到宠爱。大堰河很爱我,我也爱她","在大堰河家里的五年,使我感染了农民的那种忧郁和伤感,使我对中国农民有了一种朦胧的初步印象。"因此,在他后来走上诗歌创作道路时,他是那样深沉地歌唱土地、歌唱农民、歌唱广大劳苦群众为反抗黑暗、压迫与残暴而进行的斗争。人们称这位诗人是"农民的后代"、"农民的儿子"。

三十年代末在上海,有一位诗人见到艾青时,激动地说:"德国有莱茵河,法国有塞纳河,埃及有尼罗河……我们可以骄傲地说:中国有大堰河!"尔后许多年中,也有一些人把"大堰河"误解为一条河流。但是,如果我们把拥有半个多世纪创作历程并在国内外获得崇高声誉的艾青的诗歌,比喻为一条巨大的河流的话,那么,它的永不枯竭的源头,就是"大堰河"!它的情愫,它的主题,它的美,都可以从这个源头找到答案。

艾青原本是学习美术的。从法国回到上海后,加入了中国左翼美术家同盟,积极从事进步的美术活动。一九三二年七月十二日,他和江丰、力扬等十二名美术青年同时被捕,并以"危害民国紧急治罪法"被判处六年徒刑。在狱中,艾青失去了绘画的自由与条件,于是就转而写诗,他"借诗思考,回忆,控诉,抗议",诗歌成了他的世界观"直率的回声"。在狱中先后共写下二十多首诗作。《大堰河﹣-我的保姆》就是其中之一。

"灵感是诗的受孕。"(艾青《诗论》)那么,是什么激发了艾青创作这首诗的强烈欲望呢?如果用最简单的语言来概括的话,那就是"冷"和"雪"。

艾青对新加坡作家谈话中曾说过:"中国的南方,没有暖气设备,所以比北方更冷。更何况是在监狱里,在彻夜的抖索中,我想起了我的奶妈,我想起了往日的一切。""那时正是严冬,天气非常冷,就因为这个'冷',促成我写《大堰河﹣﹣我的保姆》。"而且,这天晚上正纷纷扬扬地下着大雪。黎明时,艾青通过监狱的铁窗,看到外面的白雪,更加思念起他的保姆﹣--"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寒冷和白雪,勾起诗人对少儿时代生活的回忆,对恩爱自己的乳母的追思,滔滔的诗情如大河般奔涌。因而,这首诗是一气呵成的。

一九三三年五月《春光》杂志发表这篇作品之后,读者纷纷写信称赞这感人至深的诗章。不久,它就传至日本。据说,在国左翼作家联盟东京分盟的刊物《诗歌》杂志举办的朗诵会上,一个留学生边读边哭,使听众大为感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