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文网 范文大全 挠痒痒文章作文大全

挠痒痒文章作文大全

挠痒痒文章作文大全

孵太阳之时,来一番挠痒痒,再如果是亲爱者为之挠痒痒,那就是莫大的享受啦。

自从鄙同乡、苏州奇才金圣叹首创了“不亦快哉”文体,后世许多名家都有效仿,缘为此种文体直抒胸臆、一泄而畅,诚人生之赏心乐事也。今我也小作模仿来上一则:

“冬日坐阳台负暄,(即晒太阳,江南人称‘孵太阳’)寒风渐退,日头升高,阳光投射于墙壁,弹回至背心,暖融融也,软绵绵也,酥痒痒也,乃取竹质‘老头乐’插于背部贴肉,上下挠挠,稍生快感,尤觉不杀瘾。忽拙妻趋来,暖手于热水袋,自下而上插手吾背心,一番挠挠,纤指柔甲所到之处,诸痒毕退,不亦快哉?”

我把负暄挠痒看作人生一大乐事是够格的,说与朋友们听,都抚掌道:“当痒感袭来而难耐,自己或他人来一番恰到好处的挠挠,比什么都舒服啊。”

如果孵太阳之时,来一番挠痒痒,再如果是亲爱者为之挠痒痒,那就是莫大的享受啦。从前我祖母在世时就经常有这般情景。她老人家孵久了太阳,暖和了,背心痒痒了,正当她身子牵动难耐之时,父亲必及时赶到,一双指甲修得恰如其分的手(指甲过长显尖锐,过短嫌乏力)已然在热水里泡软泡热了,乃轻轻拨开祖母一层层的厚衣,直抵背心贴肉,上下挠动,一面问:“姆妈,上些还是下些?左边还是右边?”祖母就“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嗫嚅着,父亲就不厌其烦挠动着,直到祖母觉得基本可以了,又心疼累着了儿子,便连连说:“适意哉、适意哉。”父亲方始收手,此时父亲已经额头沁出了点点细汗。这番情景我多次见到,曾寻思,父亲待祖母真好,又疑问祖母怎么会这等痒痒?及至自己上了年纪,才体会到,年纪大了,冬季背部时常会干燥痒痒呢,洗澡越勤似乎越容易痒痒。

如今轮到我要人帮助挠痒痒了,好在妻子也心领神会,总是伸出援手。比方说,我在阳台上晒太阳,不知不觉那痒痒虫儿就悄然偷袭背心了,大冬天衣裳层层叠叠的又不方便挠挠,也作牵动难耐状,妻子也总是及时趋来,也会用热水袋焐热了手,好一番挠挠,但不知什么原因,也总是挠不到要点,总是这处挠了那处痒,那处挠了这处痒,即便这样,一番挠挠也可暂解不适于半瞬,暂得痛快于一时。妻子也曾为我购买了竹制的“老头乐”,效果亦不过如此,多半还不如妻手工操作来得过瘾,寻思相比较之下,妻手操作挠痒还有着感情和温度的缘由哩。

不久前在一个工艺博览会上见到一件泥塑工艺品,名曰:“罗汉挠背”,塑的是一尊罗汉,正用“老头乐”为自己背部挠痒痒,脸部则是皮笑肉不笑。旁有一偈云:

“上些不是,下些不是,挠到真痒处,唯有自己手。”

——天下事最可贵乃自知之明。毕竟是罗汉啊,算是真正悟道得道啦!

让人无法忍受的挠痒痒游戏(6岁)

夏天的时候Tom洗完澡,我给他擦身体的时候,他边喊着“太痒了、太痒了”,并满床乱滚,导致我根本没法给他擦干,只要我一碰他,他立刻就把身体蜷缩起来,或者滚走,一次、两次,我还耐着性子给他擦,后来我发现他每次都那样,并且没有改变的迹象。

我试图让他自己擦,他却不肯,坚决要让我给他擦,而我一擦,他就到处滚,每每此时,我都想把他拎起来揍一顿。

后来,他又开始挠我,挠我脖子,肚子,腋窝,于是我们相互玩了几次挠痒痒的游戏后,他开始沉迷于这个游戏。而且他玩起来就要一直玩,我说不想玩了,或者有的事必须停下来的时候,他还是坚持要来挠我,常常趁我不注意,一下伸手过来,这时我就特别生气,真的很想打他呀。后来我问他为什么总挠我,他说因为他洗完澡我给他擦痒了。我给他解释了我不是故意想挠他,但也并没什么用。

有一次也确实没忍住。那是因为疫情居家期间,我独自跟他呆了好多天,每日陪他玩这个玩那个,我很心力憔悴,晚上睡觉时他依然不肯睡,我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在哄他睡觉的时候他又突然伸手挠我,我就本能反应地打了他手一下。他的脾气是每次我打他,他都试图打回来,之前因为这事罚过他多次,但没什么用,这次他又开始还手,于是我就更生气了,就抓住他的手,他的力气真不小,我竟差点没抓住他。我让他晚上自己睡,我去客厅躺着,这时他就大喊“你去哪睡我就去哪睡”,他也跑到客厅躺在我身边,我俩就这样躺着,我一扭头看看他,他就马上把头扭到另一边,还用手偷偷擦眼泪,怕我看见他在哭。

我看他哭了,脾气也缓和下来了,跟他讲了几句以后不许这样了后,就带他去床上睡了。

但是现在,依然如此,他还是要玩挠痒痒的游戏,依然玩到我想揍他都不肯停。这个没有眼力劲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了呢。

我给老妈挠痒痒

老妈这次住院绝对出乎意料,别看八十多岁了一直没啥大病。前两天看精神头不好老放乏,估摸着到医院吊两瓶能量针就好了,不想一去深沉了,三天跑了四级医院,从大荔经渭南到西安,老妈可是没少受罪。

老妈小小没了亲娘,苦里难里熬到成年不容易,到新家后一度“一头沉”,是既忙家里又忙地里,加上拉扯我们姊妹六个吃穿拉撒,中年时期就埋下了不好的病根。小时候知道老妈胃不行,也知道那是经常饥一顿饱一顿常吃剩饭的结果,后来渐发皮肤瘙痒与嗜睡,周边县市大小医院看了多次也只是止了一时,病灶所在一直可悲地被忽略着。这次瞧病喜在查清了病因,悲在过程一波三折,先是在县上诊断出肾结石,隔靴搔痒治了两天不好反差、歇忽误了时机懂下大烂子;等转到市上医院,人家负责任地提醒存在风险、最好直接到省上;多亏贵人相助挤进交大二院,专家经多识广且极具职业道德,连夜手术、老妈的病情转危为安根本性好转。陪伴在侧的日日夜夜里,眼看老妈病床上来回“折腾”,儿女心烂至极,液体输入多而导管排泄少的憋涨,整日二十四小时躺床的酸痛,一触即发多种旧疾的齐袭……老妈正遭受着比当年更甚的苦痛。

疫情当前都不容易,病人要诊治病患祛痛苦,健康的确也没少操心受累得病人。姊妹们一个不落跑前跑后没黑没明伺候着自不必言,老爸早晚电话微信视频问询好多次,孙子辈的娃娃和远在乡里的至亲也是嘘寒问暖关怀备至,要我说这是老妈福气所在、贵气所至。人的福贵来自善,老妈迟早心里装着他人、凡事让着不争究不动真气,做到了难得的大度、坦荡与高洁。五十岁的人了,我至今深刻的印象还是老妈走过来地“咚咚”作响的刚健,不知不觉中儿女大了妈却老了,拘偻着身躯尚需搀扶前行。儿女代老妈受不了病患的痛、替不了医疗的罪,只有眼含热泪忍住煎熬孝“顺”着。人常说“老小老小”,小时候姊妹们有个头痛脑热,老妈比谁都急,额头贴着额头挨个试合发不发烧、狠着心蒙住被子让我们集体发汗,一心只盼着儿女的康健。如今,躺在病床上的是老妈,长久卧床间多了一份烦躁,些许的“不配合”也常令儿女哭笑不得,“心慈手软”地任着性来。此时无声胜有声,最最贴心的是撩起衣襟给老妈挠上几把痒痒,轻微的揉搓成了有效的沟通剂,给老妈挠舒服了、奖励也就来了,慈祥地摸摸儿子的脸,我恍惚间又回到了充满温馨的童年。

病患中的老妈再咋样都可以理解、能够包容,正如家乡稍逊人意的医技也不掩其可爱与美丽,感恩大于一切、高于一切。祛私情、存大爱,所有的所有都可以忽略不计,惟愿老妈尽快恢复康健,那时儿给您挠起来会更舒服!

作者简介:王小民,1971年生,大荔县人,渭南市作协会员,渭南市政协文史委特聘委员。出版有《同州风情》《大美大荔》《小民看大荔》等13部文史著作。

挠痒痒的母亲

母亲用她那满是褶皱、表皮松驰的双手,在我后背时轻时重甚至是没轻没重地抚摸着、抓挠着,从脖子到腰、从肩到肋,几乎不放过一块皮肤。这一幕,已成了一段时间以来,晚饭后聊天时妈妈的保留节目。几个儿子轮番坐在她面前,享受老母亲笨拙但温暖的爱抚——虽然,她有时会弄疼我们。

这是妈妈最近一次脑梗出院后,唯一能与我们交流互动的方式了——她几乎已不能行走和言语了——但,她依然想用她的方式去给儿女们做点什么,哪怕是挠痒痒!

每次坐在母亲面前,享受母亲那笨拙的挠痒痒,心里都会溢满幸福、满足,内心软软的,有些疼。

那双沟壑纵横的、笨拙的、无力的手,曾经也光滑、柔软、充满力量。

那双手缝补过多少衣物,温暖了我们兄弟们成长的身体和心情。

那双手做过多少饭菜,喂饱了饥饿的我们。

那双手锄过多少地,打过多少柴,种过多少菜。

那双手经过多少风霜,多少雨雪;历过多少日晒,多少伤痛。

母亲的手是只知道付出的手,从不要回报的手。

母亲的手是萤硬但又温暖的手。

母亲的手是柔弱但又能擎天的手。

而今,这双手只能挠痒痒了。即便如此,她仍在尽力地、想方设法地为孩子们做点什么。

这就是母亲,愿意为子女付出一切的母亲——即便她已身不能动,口不能言!

但,她还能为我们挠痒痒,她还有双能挠痒痒的手。

我们也有一双手,我们能为母亲做些什么呢?

返回顶部